淋巴癌讓廖英熙害怕紅色液體 怪怪貿易從日本玩具槍看到商機

圖文/鏡週刊

開業2年後,他發現日本流行玩具槍,也進貨販售,廖英熙很擅長銷售,只要顧客好奇,他一定請對方試打,購買機率也提升。隨著分店開進萬年大樓、紐約紐約(已易主現為ATT 4 FUN)等百貨公司,全盛時期他有7家店,因為玩具槍進貨量大,正好岳父又經營鐵工廠,廖英熙大笑說:「調查局還跟了我一陣子,怕我會製作槍械。」

當時月營收最高700萬元,卻賠上健康,第二次他接觸死亡,與死神擦肩而過。得知罹患淋巴癌第二期,他求生意志很堅定:「我跟老天講,小孩還小,是不是能借我20、30年,每次化療完回家,就拚命餵3歲女兒吃保健品,最好明天就20歲了,我怕看不到他們長大,因為我在跟時間賽跑。」

廖英熙(左2)罹癌後很怕看不到小孩長大,積極治療也搶時間拚事業。(廖英熙提供)

因化療失去味覺與溫度感知時,太太吳瓊枝是廖英熙的舌頭,幫他試溫也顧店,她形容先生是打不死的蟑螂,「他越挫越勇,生病後我們希望他提早退休,結果同行說要取代他,他就不服輸。」堅強的廖英熙,生病還能自嘲,「我因為照鈷60臉黑黑的,客人看到問我,我回:『剛剛有火災,我衝進去救人,出來人就黑黑的了。』」但至今他仍怕見到紅色液體,想起化療藥物小紅莓便頭皮發麻。

活下來的時間都是賺到的,廖英熙更珍惜每分每秒。日本玩具槍不提供零件做維修、更換,他從中看到商機,「日本人這招很聰明,壞掉你就要買新的,我們從複製開始製作零件,當時美國與日本很流行玩生存遊戲、需求量很大。」

廖英熙看到日本人不做的零件市場,一開始他從玩具槍的零售轉型到零件製作。

1990年代末期,政府放寬玩具槍進口條件,廖英熙知道零售市場將殺成一片紅海,他收起玩具店,2001年在台北汐止開設工廠,從零售轉型製作,以G&G ARMAMENT(怪怪貿易)鎖定外銷,「但要做成槍,copy的零件每個都誤差一點,累計公差不得了,我是第一個請RD(研究開發)工程師來製圖,零件降到最少誤差,組裝品質才會好。」


更多鏡週刊報導
【怪到世界第一5】小蝦米用研發與服務快大鯨魚0.01秒
【你不知道的頭家】面對散漫員工堅持「慢慢教」 被倒帳偷竊也不提告
【怪到世界第一番外篇】犯錯時亡母魂魄現身 道德魔人作夢也救人